南非华南虎何日能回家-2011年的最新进展

      大家还记得,曾经有人将华南虎运到南非去做野化训练,因为当时国内已经没有华南虎可以生活的野生环境了,国内的华南虎全部都生活在中国境内的动物园内,国内的有志之士出于无奈,只好选择了南非这篇人少动物多的地方了。如今,8年过去了,异乡的华南虎还好吗?让我们一起来关注吧:

  近日,从南非老虎谷传来喜讯,7月20日早上,在这里做野化实验的华南虎又产下2只虎崽,而虎崽的父亲又是来自苏州动物园的公虎327,这也是公虎327来到南非进行野化训练后第三次做父亲了。
  之前的1月31日,327号虎(此前很多人认为它不能成功交配生育)的第二个幼崽再由国泰所生,取名虎娲。
  此次新出生的华南虎虎崽,使得在南非从事野化训练的华南虎已由刚去时的5只,增加到12只,再次壮大了华南虎的种群数量,也使得华南虎人工繁育种群从2001年的57只增加到目前的94只。这个成功结果,也使世界上华南虎的数量已经增加了8%以上。
  然而,在南非日益壮大的华南虎家族却依然困顿于有国难回的窘境。
  现场探访
  尴尬的福建梅花山“中国虎园”
  福建龙岩市上杭县步云乡,梅花山自然保护区边缘的茶盘洞山场,中国虎园,海拔1250米。
  “虎园”的规划面积330多公顷,但还包括有猴山、梅花鹿区、森林浴场、休闲娱乐区、气派的游人餐厅等。“虎园”对外宣传是观虎、观鸟、休闲避暑的好去处,是华南虎拯救工程基地,集华南虎科研、科普教育、生态旅游于一体。
  记者来时,正赶上一个工作人员在园中湖边悠闲地钓鱼,那情景与周边景致相映,让人感到,这里说是有野化训练功能的“中国虎园”,实际更像一个品种极为简单的传统意义上的动物园或规划现代时尚的休闲公园。
  记者在这里看到,这里的20多只华南虎,真正的活动区域只是园中一隅的“中国龙岩梅花山华南虎繁育野化中心”内,面积只有60多亩,还被高达4米多的钢丝护栏分成了6个区域。所有的老虎都懒懒地躺卧在围栏边、树阴下,似乎都不为吃喝发愁。几只活鸡也分别在几个虎圈中悠闲地溜达,也都似乎不为自己的安危发愁。鸡是为了保证华南虎的野性,被饲养员扔进去的,偶尔被扔进去的活物还有野猪等。
  被广为宣传的梅花山“中国虎园”的华南虎野化训练,原来就是在这样狭小的环境中“完成”的。
  把在南非完成了野化训练的华南虎再关进这样一个“虎园”,是否就等于又回到了圈养的环境中?华南虎在野外环境中恢复的捕食能力是否又会丧失?
  这样的结果,是否让所有人为野化华南虎的付出以及数以千万计美元的资金投入付诸东流?
  这里的工作人员透露,梅花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正在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建设“梅花山中国虎园”的二期工程,用于放归南非野化的华南虎。但对于二期工程的“投入是多少?面积有多大?结构什么样”的问题,包括梅花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和梅花山华南虎繁育野化中心的负责人等在内,全都讳莫如深,只有人表示“上千万,但谁知道国家林业局会批多少!”
  不过,去年1月,梅花山华南虎繁育野化中心的负责人傅文源曾对媒体表示,虎年已至,由于土地和资金的原因,虎园的华南虎工程依然在第一阶段踏步。“资金从原先的一个亿变成了2000多万”。而根据1998年梅花山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聘请国家林业局调查规划设计院编制的《拯救华南虎繁育野化工程总体规划及其可行性研究报告》的内容可知:“拯救工程”分为三期进行。即:2000年至2005年建立中国梅花山华南虎繁育野化基地;2006年至2010年建立中国梅花山华南虎野化放归试验区;2011年以后建立中国梅花山华南虎栖息地恢复区。总投资10616万元,拟争取国家财政拨款5308万元,由地方投资5308万元,各占总投资的50%。
  出国野化
  华南虎出国野化训练取得成果
  2003年9月2日至2007年4月23日,先后有雄虎“希望”、“虎伍兹”、“327”和雌虎“国泰”、“麦当娜”等5只出生于国内动物园的小华南虎,从中国运抵南非的自由省,野化和繁育训练。在这里,由全莉女士于2000年创办的拯救中国虎国际慈善基金会,建立了一个300平方公里的野生动物保护区(老虎谷保护区)。
  2004年7月25日,经过近一年的野化,雄虎“希望”和雌虎“国泰”这两只外来的猫科动物猎取了第一只非洲羚羊。
  2007年11月,一只雄性华南虎幼崽在南非自由省的老虎谷顺利降生。这也是华南虎第一次在中国以外的地方出生。
  时至今日,南非的华南虎家族,已经由国内出发时的5只,增加到12只。
  最让人喜悦的不仅是华南虎家族的壮大,而是在南非的华南虎野化训练继续出现惊人的进展。
  2011年5月17日,两头出生在老虎谷的二代虎——金箍棒和扣子,被装上卫星定位GPS颈圈,对它们在100公顷营地的狩猎行为进行监测和研究。金箍棒和扣子的总成绩是,在100公顷的营地每两天猎杀一头羚羊(30天内共捕猎19只羚羊),在40公顷营地狩猎的成功率也为每两天一头羚羊(22天狩猎11只)。
  狩猎结果显示了二代虎惊人的狩猎能力。
  而这些成果,得到了世界科学界众多知名野生猫科动物专家们的肯定,并认为“有可能成为未来大型猫科动物的保护模式”。其中美国明尼苏达大学教授大卫·史密斯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就我在老虎谷所看到的,在某种意义上老虎已经野化了,因为它们能够捕猎与它们在中国自然环境所遇到的体型相同的猎物(比如:水鹿和梅花鹿)。”
  等待回归
  纠结的野化华南虎放归地
  依然是南非自由省政府当局给华南虎野化项目操作人全莉写信,询问野化过后的华南虎何时重返中国?
  依然是每头老虎平均每四天吞食一头白面羚羊和每头白面羚羊大约200美元的开销。
  出生在南非老虎谷的7只第二代老虎中,有5只到今年8月就达到3岁,已经进入到了性成熟期、交配期。其中的4只公虎,更是无法在当地寻找到足够的母虎为它们配对繁殖。
  南非野化华南虎的回归已无法一拖再拖。
  ■多方努力寻找放归地
  按照全莉当年与国家林业局共同确定的野化回归目标,野化成功后的华南虎应在2008年回归祖国,并放归到自然、原生的生态环境中。导致华南虎迟归的原因,还是国内的华南虎野外放归地问题始终无法解决。
  记者了解到,就在第一批华南虎被送往南非进行野化训练的同时,经国家林业局批准,全国野生动植物研究与发展中心和拯救中国虎(即华南虎)国际基金会组织国内外专家,于2003年11月、2004年2月和2004年5月分别对江西、福建、湖南和重庆等省(直辖市)提报的7处华南虎野化放归实验区候选地点进行了三次实地考察和评估。
  经过调查统计,发现江西资溪和湖南浏阳这两个候选地点的优势明显,在此基础上,又对在这两处地点建立华南虎放归试验区的经济适应性开展了第二轮评估。这次评估集中在生态旅游市场需求、该地区现有的服务设施、最近地区的其他旅游和配套设施、该地点为引入华南虎进行准备的必要条件等几个方面。
  评估结果显示,如果单纯从观赏老虎以及其他猎物的角度来说,资溪项目点的地形和植被情况最为适宜。而之后通过对候选地点的三轮实地考察和综合评估,考察组认为,江西省资溪县和湖南省浏阳市推荐的华南虎野外放归实验区候选地点,都具备了实施华南虎野化放归项目的基本条件,可以满足华南虎野外栖息和繁衍需要,同时也具备了开发生态旅游和可持续发展的前景。考察组建议国家林业局将江西省资溪县和湖南省浏阳市推荐的华南虎野外放归实验区候选地点,确定为首批实施华南虎野化放归项目的地点。
  ■南非华南虎没能在虎年如期回归
  2005年12月,国家林业局在北京召开了华南虎野化放归国际研讨会,来自国家濒危物种科学委员会、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中国动物学会、湖南省林业厅、江西省林业厅、上海市林业局、福建省林业厅和拯救中国虎国际基金会、中国虎南非项目中心等有关单位和组织的专家及代表共计50余人,通过了《关于推进华南虎野化放归的北京倡议》。
  2006年3月16日,国家林业局发布通知,将江西省资溪县北部和湖南省浏阳市株树桥规划为华南虎野化放归区。资溪县于2005年完成了“资溪华南虎先锋保留地总体规划”,并通过了专家论证。2009年完成了“江西资溪县华南虎栖息地恢复与生态建设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并向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提交了立项申请。
  但该立项申请并未获得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批准。原定最迟应于2010年,也就是中国农历虎年回归的华南虎也没能如期回归,并且原定的野放方案又被大幅改动。
  ■目前确定三处放归自然试验区
  在媒体和全社会的关注下,国家林业局于2010年12月17日发文正式确认,湖北省宜昌五峰后河、江西资溪马头山、湖南常德石门壶瓶山3处自然保护区为华南虎放归自然试验区,福建梅花山华南虎繁育基地可扩建为我国华南虎野化训练及种群复壮基地。
  今年1月中下旬,2名来自南非的华南虎专家,在国家林业局专家的陪同下,进入五峰县后河自然保护区考察华南虎放归自然项目,并一度传出乐观消息:南非野化华南虎最快将于今年四五月份回归;因为湖北省宜昌五峰后河、江西资溪马头山、湖南常德石门壶瓶山3处自然保护区尚不具备华南虎野放的条件,回归的华南虎将先在福建梅花山华南虎繁育基地进行过渡性栖息,待3处自然保护区条件具备后再将华南虎在那里野放。
  但时至今日,华南虎的回归却并未成现实。
  面临困难
  放归区需移民 还要“引入猎物”
  从现在的情况看,不论是放归自然试验区,还是野化训练及种群复壮基地,都需要投入数以千万计甚至近亿计的巨额资金以及完成繁杂的准备工作,并且都把放归项目的建设与地区经济的发展紧密相连。其中,湖北省宜昌市林业局透出的信息是,今年将确保争取各类林业项目资金3.8亿元,在五峰后河修建20公里长的围栏,重点打造华南虎放归区在内的多个林业项目。
  专家表示,繁杂的准备工作中,已知的项目就有:放归区围栏修筑、道路和配套设施建设、移民搬迁、猎物的引入、栖息地改造以及项目运行及日常维护等等,几乎件件事都是说易行难。
  要保证野放的华南虎能够在野外正常生存,自然保护区内的居民就要全部迁出,这就需要巨大的移民搬迁的投入。华南虎要在自然保护区内生存,还必须要有猎物做食物,这就要给自然保护区内“引入猎物”,包括华南虎喜食的野猪、水鹿、梅花鹿等,这也是一个巨大的难点,“哪里找那么多动物去”,只能自然繁衍,这又需要时间。有资料显示:每只野生华南虎的生存活动空间是70平方公里以上,同时同等面积森林里的动物数量要达到野猪150只、梅花鹿200只和羚羊300只。
  要具备华南虎放归的基本条件,要对栖息地进行必要的恢复性改造,丰富当地野生动物资源和健全基本保护管理设施,都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
  这些又是否是国内华南虎野放地始终“难产”的原因呢?
  据最新消息,目前国家林业局和多数专家的基本想法,还是将野化后华南虎直接放归到自然保护区。
  现实情况
  今年回归时间窗口已接近关闭
  现实情况是,即便国内用于放归的自然保护区各项条件已经具备,华南虎今年回归的运作时间窗口也已接近关闭。
  据了解,华南虎回归需要经过的必要程序和办理的准备工作同样繁杂,也需要很长的时间周期。首先,中国要办理发放进口证,南非方面要办理发放出口证,这前后时间最长就要三四个月。其次,在老虎回归的前一个月,就要开始对华南虎做两到三次的防疫注射,每次都需麻醉注射。最后,还要联系愿意运送华南虎的航空公司,确定运送方案和启运时间。而且华南虎的运送回国看似简单,其实也不然。12只华南虎必须分期分批运送。原因是让已经恢复一定野性的华南虎,尤其是从未进过牢笼的二代华南虎这类猛兽进入笼中,在狭小封闭的环境下飞行数十小时,很容易造成动物的暴躁死亡。
  相关新闻
  《中国野生虎恢复计划》发布
  7月29日是“全球老虎日”,国家林业局在云南昆明举办的“2011中国野生虎恢复计划培训研讨会”上,正式发布《中国野生虎恢复计划》。这项以旗舰物种保护为核心的重大政府计划,覆盖了吉林、黑龙江、云南、西藏、福建、江西、湖北、湖南及广东九个省份,标志着中国野生虎保护和恢复工作全面启动实施。
  《中国野生虎恢复计划》提出了改善野生虎栖息地、加强野生虎种群监测体系建设、协调野生虎保护与当地社区经济发展5大优先保护领域,并设定了包括推进华南虎放归研究、健全和提高野生虎及其栖息地监测体系等在内的13项优先行动。
  记者手记
  愿华南虎野放不是一个难圆的梦
  华南虎野化放归项目从启动就受到各界广泛关注,也引起大量争议,其中最多质疑来自为何不在国内进行野化?也有人断言华南虎不能适应南非的环境。在猜忌、指责、反对和观望中,7年的时间过去,我们看到的是在南非的华南虎不仅完全适应了当地气候和环境,恢复了捕猎的基本技能,而且还成功繁衍出后代,野化项目取得突破性进展。
  与华南虎野化成果显著形成对应的是,野化华南虎回归之路的坎坷,是否让我们预感到了华南虎未来的野放之路的艰难。
  华南虎的迟归,似乎再次与钱拉上了关系,而一涉及到钱的事就难免麻烦。华南虎的回归要花大钱。但“拖”,并不是办法。
  毕竟,无论问题解决与否,问题都在那里。
  但愿华南虎的野放不是一个永远难圆的梦。
  ■本版撰文/本报记者 奚宇鸣

原文地址:http://bjyouth.ynet.com/article.jsp?oid=80296595


100%(12)

0%(0)
发表评论?

1 条评论。

  1. Thanks for sharing your thoughts on ασφάλιση αυτοκινήτου
    online. Regards

发表评论

*